|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司法公开 诉讼指南 法学园地 法苑文化 法院执行 人民陪审 视频在线 专题报道 裁判文书 民意沟通

 

原告邹某某、陈某某、陈某某、张某与被告佳木斯市郊区群胜乡某村民委员会生命权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5-07-01 15:40:39


    原告诉称:2013年7月12日,被告佳木斯市郊区群胜乡某村民委员会因村里维修自来水管道,要求原告家人出一帮工,死者陈某义务帮工。在施工过程中,由于土方塌方,导致陈某死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为他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在从事帮工活动中致人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告依法应当赔偿各原告死者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262 035元。原告多次与被告交涉无果,诉至法院,请求被告赔偿四原告262 035元;诉讼费及其他相关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1.四原告在起诉状中所述与事实严重不符,被告与陈某间不存在义务帮工法律关系。陈某系我村村民,2000年陈某和刘某某家的自来水管曾由村里维修过,第一年冬季并未冻结。第二年以后,由于冬季气温较低,陈、刘二家的自来水管出现过冻结现象。 2013年6月份,村自来水主管道出现老化现象,严重影响了村民的日常生活用水,村民反映强烈。因此村委会研究决定立即为村民进行自来水管道维修工作,尽快解决村民的饮水问题。2013年7月份,村委会即开始组织人力、机械设备进行自来水管道的修缮工作。村民刘某某看到村委会给村里修自来水管道,就找到村委会主任,说他家的自来水管道距地面太近,冬季总冻结不能正常使用,也要求村委会给他家重新修管道,将自来水管道挖深些,重新下水管。村主任没有答应他,说现在不行,近期经常下雨,土质比较湿软,挖管道容易出现塌方,等过段时间天气干好了,再单独给你们几户进行维修。2013年7月12日,刘某某又找到村主任,主动说只要求村里给出一台挖掘机就行,其他事情全由他家人自己干。在刘某某的再三要求下,村主任就同意了。刘某某找来了村民谭某驾驶其自己的挖掘机,在刘某某的指导下,给他们二家挖管道。后来,刘某某又找村主任说他不会接水管,让村主任再给找一名会接水管的人给接一下水管,村主任通过王某某给他们找来了王某为陈、刘二家接水管。经过一上午施工,已经挖、接了一多半。其间,谭某按照施工标准挖了2米多深,完全能保证冬季不会冻结水管。但刘某某自认为再深些水管更不会被冻了,就不听谭某的劝说与陈某执意下到管道内,自行用锹又挖了一锹深后,将水管铺好才上来。下午当三人重新回到施工现场时,谭某发现上午挖的管道已经出现了塌方现象,就立即对陈、刘二人说,有塌方了,可能还会出现塌方不能再下去了。随后,谭某继续驾驶挖掘机作业,但陈、刘二人根本不听劝阻,执意跳入管道自行挖掘,正在其挖掘过程中突然出现塌方,陈、刘二人被泥土掩埋,虽经赶来的村民积极扒救,但陈某在扒出来时即无生命体征。从以上事实不难看出,被告没有组织或要求陈某为村委会进行自来水管道的修缮工作,也没有为陈、刘二家修缮自来水管道,完全是陈某自行进行的施工行为。而其中挖掘机是由刘某某自己找来的,接管人王某某也是村主任应刘某某的要求才派来的。因此,陈某与被告间根本不存在义务帮工的法律关系,被告所称的村委会要求其家出一人帮工的事实为其杜撰,不是事实。2.陈某自己对损害的发生存有过错。2013年夏季佳木斯市雨量特别多,经常下雨,作为成年人的陈、刘二人都是农村村民,本应当知道地下含水量大,土质松软,不是挖土施工的较好时节。在刘某某向村主任提出修自来水管时,村主任就没有答应他,说现在不行,近期经常下雨,土质比较湿软,挖管道容易出现塌方,等过段时间天气干好了,上冻之前一定给他们修完。而刘某某不听劝说,执意要求在7月份进行施工,陈某听随刘某某一起进行了挖土施工。谭某驾驶挖掘机所挖的深度都在2米以上,完全符合标准(陈刘没有提出深度异议)并能保证水管不会在冬季冻结。但刘某某自认为再深挖一锹更能保证不冻水管,并不听谭某的一再劝说硬是在原标准深度的基础上,与陈某自行跳下管道内再行深挖。特别是7月12日下午施工时,陈、刘二人亲眼看到上午挖的管道已经出现了塌方现象,且谭某明确告知二人千万不能再下去挖土了,但陈、刘二人仍不听劝,硬是再次跳下自行挖土,最终因塌方受害。3. 原告诉请中计算陈某赔偿标准错误,应该按照农村村民纯收入计算。4.原告引用的法律法条错误,适用法律错误。

    法院经审理查明:四原告系被告村村民,死者陈某系原告邹某某丈夫、陈某某父亲、陈某和张某之子。被告村里的自来水管道到冬天就上冻,已持续两年之久,造成多户村民冬季用不上水。2013年7月,村里维修自来水管道。由于原告家和案外人刘某某家的自来水管道所处地段容易塌方,村里原打算先不维修。后刘某某和原告张某找到被告村长,提出他们又选了一个地段挖自来水,只要村里给出一台挖沟机就行,孙某某同意了他们的要求。2013年7月12日,被告村里雇佣谭某驾驶挖掘机为原告和刘某某家挖自来水管,由于没人会接管子,村里又通过王某某找到王某为两家接水管,死者陈某和刘某某之子帮助完成铺水管等工作。当日下午,谭某挖了两米深时就停下来了,让陈某和刘某某将自来水管铺到沟里,这项工作本可以在地面上完成,而陈某和刘某某为了将沟里清理干净,水管不向上翘跳进了沟里。在他们清理过程中出现塌方,将两人砸在沟里,造成陈某死亡,刘某某受伤。死者陈某因此事产生的各项费用中符合法律规定的有,死亡赔偿金172 076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 603.8元×20年),丧葬费19 299元,被抚养人陈某某生活费42 885元(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费支出5 718元×15年÷2),合计234 260元。

    裁判结果

    佳木斯市郊区人民法院认为:本次事故为意外塌方事故,并非各方当事人的故意或过失造成。被告某村民委员会作为一级村民自治组织,有义务对居民用水等公益性事业进行管理服务。原告家到冬天用不上水,是因为村里主管道被冻,被告有责任对其自来水管道进行维修,保障其用水方便。虽被告辩称其没有请义工,且原告系修理自家自来水管道,但自来水管道的维修义务在于被告,原、被告之间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义务帮工关系。被告并没有拒绝原告家提出的“只需村里出一台挖掘机”的要求,实际上已认可了由原告家提供义务帮工人,被告出挖掘机、接管工人这一修理自来水管的条件,故被告应对陈某的死亡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原告家在被告明确表示可能出现塌方,待以后修理的情况下,还坚持修理;铺水管的工作本可以在地面完成,其坚持到沟里完成,其自身存在较大过错。因此,陈某虽为被告义务提供劳动,但其有为自家利益的因素,应自行承担40%的责任。原告主张的各项费用中符合法律规定的共计234 260元,被告承担上述费用的60%即140 556元。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金30 000元过高,本院依据本地的经济水平酌情支持10 000元。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十四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1.被告佳木斯市郊区群胜乡某村民委员会于判决生效后立即赔偿原告邹某某、陈某某、陈某某、张某人民币150 556元;2.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死者陈某与被告之间是否形成了帮工关系,若形成了帮工关系,则应有被告对陈某的死亡承担主要赔偿责任,若不形成,则不承担赔偿责任。认定是否形成帮工关系的主要依据在于陈某所铺设的自来水管道的维修义务在于村里还是村民个人。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称陈某所铺设的自来水管道属于主水管道,而被告则称该管道系自家用水管道,不属于主管道。经审理认为,从发生事故的自来水管道的铺设位置、深度及难度看,性质与主管道基本相同,村民无自行铺设能力。被告的自来水管道属于公共设施,应由被告负责维修。虽被告主张只对村内的自来水管道负维修责任,由主管道通往村民各家的自来水管线不负责维修,但从被告陈述的事实,即村民刘某某找到村委会主任,要求重新铺自来水管线,村委会答应等天气好转再给维修,和被告承认通往原告家冬季冻结的自来水管线由被告负责处理,均可以说明铺设本案发生事故的自来水管线应是被告的责任。综上,铺设管道的责任在于被告,死者陈某虽为自家利益,但实际是帮助巨桦村铺设管道,陈某与被告之间形成了帮工关系,故应由被告承担主要责任。

 
 

 

关闭窗口